本篇文章2478字,讀完約6分鐘

中國經濟網編輯表示,歐洲都柏林危機爆發后,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穆迪、標普、惠譽紛紛下調歐盟各國主權信用評級,且降級之手伸向歐盟金融機構。 有分析認為,評級機構的信用壟斷不僅加劇了全球信用資源在債務國與債權國之間的分配極度失衡,而且再次成為危機中的“隱性推手”。 另外,也有報告稱,3大評級巨頭已經壟斷了全球評級業務的95%,結果導致全球“債務資源”失衡。 三大評級機構的霸權地位為什么難以動搖? 評級機構在金融危機和債務危機中到底起著什么作用? 評級區域的布局需要重新繪制嗎? 中國現在的評級業是什么情況? 本網收集的相關資料由網民整理。

歐洲都柏林危機尚未處理歐盟各國信用評級和金融機構評級的下調

歐洲都柏林危機尚未得到處理。 國際三大評級機構對歐盟各國的信用評級和金融機構進行評級,10月7日,惠譽宣布,鑒于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加劇,將下調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主權評級,并予以展望,10月13日,標普表示,這是一個空白 金融機構方面10月7日宣布,標普將德克夏銀行的評級從“a”下調至“a-”。 10月7日,穆迪將9家葡萄牙銀行的高級債務和存款評級下調1-2級,其中6家銀行的獨立評級下調1-2級。 此外,穆迪還一下子下調了英國12家金融機構的評級。 10月11日,標普宣布下調西班牙10家金融機構的信用評級。

另外,據最新消息,穆迪警告稱,由于債務衡量標準下跌和歐洲索布林危機可能加劇債務負擔,法國aaa頂級債務信用評級面臨調整壓力。 穆迪表示,法國的信用評級展望可能在3個月內列入負面注意名單。

充滿疑問的“國際三大評級機構”:在危機中掀起了波瀾嗎? 誰給他們評價?

分解表示,信用資本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超過金融資本、產業資本成為全球資本定價中心。 評級機構的信用壟斷不僅加劇了全球信用資源在債權國之間分配的極度失衡,而且再次成為危機中其隱藏的推動者。 要說近期歐美債務危機有贏家,三家評級機構絕對正確——他們的笑容可以輕易調動投資者的情緒,引起股市債市的不穩定。

三大評級機構頭頂上的光環近年來多次面臨可靠性危機。 日前,惠譽企業頻繁降低許多國家和地區的信用評級,贏得“喝彩”。 以希臘為例,自希臘爆炸還債以來,三家機構一直在“窮追不舍”,將主權信用評級降至最低。 事實上,希臘加入歐元區之前債臺高筑,為什么沒有人警告歐盟不要輕易加入呢?

評級機構在金融危機和債務危機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是公平公正的評級者,還是風險麻煩的制造商,這一問題不斷受到質疑。 事實上,在當今世界金融混亂局中,評級機構再次扮演著推波助瀾的角色。 在歐洲各國紛紛救火的同時,信用評級卻在興起。 美國信貸資本的絕對壟斷,不僅使歐洲在與美國債務資源的爭奪戰中戰敗,而且使債權國越來越深地陷入美國債務黑洞。 據

報道,2006年美國信用評級機構改革法首次確立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信用評級機構的監管權。 但有趣的是,該法案并未限制這些機構的具體評級模式和收款形式,也未規定對評級結果的問責機制,相反,該委員會不應干涉nrsro的評級方法、指標、評級流程的科學、合理性等重要方面 這樣的“監管”漏洞很多。 這也是評級機構變得“無法”的重要理由。

國際信用評級的布局,據各國已經開始行動的

稱,在當前的國際評級領域只有幾個聲音,投資者聽不到不同的聲音,更能降低風險 比少數聲音好聽的聲音正在增加,有利于證券市場的健康快速發展。 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首席研究員鄭永石表示,要打破目前國際信用評級市場的壟斷性,應該設立評級機構的“業績記錄”統計平臺,根據以往的業績記錄積累信用。 不可否認,這不是短期的過程。 事實上,目前國際信用評級體系中存在的問題歸根結底是“力量”問題。 目前的國際金融體系由發達國家構建,亞洲目前不具備真正的“力量”。 西方仍然控制著整個評級系統,但美國對評級機構的影響尤為巨大。

盡管歐洲債務評級、中國地方債報告、中國在香港上市企業紅旗等金融危機時的評級推薦將次級債推向泡沫,引發了金融危機,但三家評級機構報告的嚴格性和準確性受到了資本市場和報告對象的指責。 面對三大評級機構的傲慢,各國已經開始行動。 據介紹,俄羅斯總理普京宣布成立國內評級機構韓國加強雙重評級管理,規定債務主體必須選擇韓國國家新聞和信用判斷有限企業為雙重評級機構之一,日本政府出資支持其統治的亞洲評級協會,成為日本評級機構的亞洲

中國信用評級業快速發展的現狀:朝陽,羔羊

中國信用評級領域最初向公司債券和銀行發行融資服務。 隨著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信用評級領域在許多行業融入了激烈的市場競爭,運營模式逐漸市場化。 我國信用評級體系建設總體上還處于初期快速發展階段,有許多問題亟待處理。 例如,評級市場競爭無序,領域自律不能完全滿足。 此外,評級市場訴求不足,評級機構可能不成熟。 面對這些情況,處于高速發展階段的中國評級領域必須采取切實措施,努力走健康、可持續的快速發展道路。

鵬原資信判斷有限企業副總經理周汨帆曾在接受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的評級領域是朝陽的,也是羔羊。 監管部門、社會和媒體需要為評級行業提供相對公平、公正、公開的生存環境,需要給予越來越多的關注、照顧、理解和寬容。

“三大評級機構實為“危機推手”?誰來給他們評級”

中國評級領域經過20多年的快速發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目前缺乏領先的公司。 一個領域的龍頭公司就像機車,領域的快速發展需要機車比較有效的牽引。 目前,中國評級領域沒有真正的江湖“領袖哥哥”。 周沅帆指出,目前評級領域存在比較有效的訴求不足、壟斷程度過高、資格許可標準不同、市場地位低、國際評級霸權滲透和評級收款過低等問題。

相關閱讀

債務黑洞背后的,是評級巨頭和他們控制的世界

你有什么樣的信? 哪個信用評級機構

評級機構的問題不再是大規模的了

評級機構如何影響市場

國際評級機構如何體現公平性?

誰評價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信用”?

中國評級領域需要的不是“鬧劇”

在國內信用評級機構的差距中變得困難

越來越多精彩的文案,請點擊【中國經濟網信用頻道】(地址: finance.ce/xinyong/)

標題:“三大評級機構實為“危機推手”?誰來給他們評級”

地址:http://www.myradiomag.com//myjj/34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