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186字,讀完約3分鐘

新華社烏魯木齊12月5日電(記者曲延函)夜晚的風如鐮穿過戈壁沙漠,氣溫降至-14℃,凍得發抖。 西部廣闊的戈壁沙漠,白天熱晚上冷,沒有遮蔽物,寒風吹也無情。 20人的科學團隊在野外露營的第一晚,面臨了這樣的考驗。

有 經驗的后方勤務員指揮小組以帳篷為中心繞了一圈,用繩子把帳篷和越野車連接起來,以免被風吹跑了帳篷。 如果正好遇上大風,帳篷沒有好好地被吹走,那就是人命的問題。 一位后勤工作人員說。

該科考隊由來自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科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等科研機構的專家和技術人員組成,負責敦煌-樓蘭-西域都護府漢代絲綢之路綜合科考項目。 這次科學考試的目的是尋找和明確漢代絲綢之路進入新疆后的正確路線和沿途補給系統。

【快訊】尋找古絲路印記的荒漠探索者

科學隊于11月16日從甘肅省敦煌市出發,一路向西,穿越甘肅與新疆的邊界,經過羅布泊的邊緣地帶,最終到達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

經過初夜寒風的洗禮,隊伍隨后進入羅布泊的邊緣地帶,沿途開始出現泥潭。 月經一陷入泥沼,五輛車就停了四輛。 多年在野外奔跑的司機劉師傅,別說踩著硬,前面的車經過,順著車印再軋一次,就出了泥。 陷進車里,常常是野外考古的人最常見的問題。 大家拿走干草和樹枝,用干土鋪在輪胎下面,司機踩油門,所有人一起推車,嵌在里面的車開了出去,剩下的都是爛泥的取證人員。

【快訊】尋找古絲路印記的荒漠探索者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物館負責人拔焦迎新干草時,結婚戒指丟了。 結婚將近30年的他說:“沒法找。 即使開車過去了兩個小時,要繼續陷進去,也必須叫車來幫忙?!?/p>

出發后的第四天早上,此次科考項目學術負責人、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陳凌發現了疑似古城。 進行測繪后,為了檢查古城地層和文化的沉積情況,頂著寒風,徒手用洛陽鏟挖了距地表1.9米的地方。 學生伸出手套,他說:“不能戴,戴著很滑,下行太慢了?!?/p>

【快訊】尋找古絲路印記的荒漠探索者

除了洛陽刀片之外,記者還看到了各種野外裝備和考古黑科技。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化廳文物管理處處長李軍感慨地說: 20世紀90年代初,新疆文物業者采用的裝備還很落后,現有的設備和技術很先進。

太陽下山后的無人區變得很難熬,但習慣了野外的科學隊,夜晚和寒冷在一起。 據說,點燃大家撿到的干草、樹枝和柳根,圍成一個圈笑了。 陳凌在他對丹丹烏里克遺址的考古調查中講了如何用沙漠里干凈的沙子洗碗。 司機周師傅講了他在阿爾金山如何和牦牛對峙。 李軍從沙漠里出來,說酒店不想接待他。 因為洗好的砂石會堵塞房間里的水… … 大家的笑聲突顯出月光,映出火光,格外爽朗。

【快訊】尋找古絲路印記的荒漠探索者

此次科考接近尾聲,團隊以樓蘭文物事務所為中心,對比了土垠遺址、樓蘭壁畫墓、樓蘭墓群、le古城遺址、樓蘭古城遺址等重要文物保護單位,運用數字化技術手段豐富了這些遺跡的相關資料。

為了探索古絲路越來越多的秘密,在西部人跡稀少的戈壁沙漠,越來越多的探險家將不懈努力,一年又一年。

譚鵬

標題:【快訊】尋找古絲路印記的荒漠探索者

地址:http://www.myradiomag.com//myly/10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