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656字,讀完約4分鐘

本網北京9月28日電(記者余璐)近日在生態環境部召開了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吹風會。 生態環境部氣候變化司司長李高在會上表示,年來,我國相繼開展了6個低碳省(區)、81個低碳城市、52個低碳工業園區、400個低碳社區和8個低碳城市(鎮)試點,初步形成了多層次、多層次的低碳試點體系。

李高說,圍繞批準試點工作實施方案,各類試點工作積極落實各項目標任務,在低碳快速發展規劃、綠色低碳快速發展配套政策、低碳產業體系、數據管理體系、目標責任評價、低碳綠色生活習性、低碳管理能力等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和成效

月22日,習主席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常規辯論中指出,中國將加大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使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達到高峰,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 另一方面,開展國家低碳試點和碳排放接近零的示范,通過產業、能源、交通、建筑、費用、生態等多行業技術措施的整合應用、政策制度和管理機制的創新實踐,實現碳排放總量比較有效的管理,使碳排放迅速下降,接近零。 可見,低碳試點和近零碳排放示范對推動我國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2030年前的高峰,實現到2060年碳中和的對外承諾,加快生態文明建設,推動經濟優質快速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具有重要作用。

李高說,近年來,中國穩步推進試點示范,引領綠色低碳快速發展。

一是重視規劃引領,積極將低碳快速發展融入各地區快速發展規劃體系。 一些試點以低碳快速發展理念引領城市化進程和城市空之間的優化,加快了生態低碳向深層次的擴張。 根據部分試點“適應‘十二五’規劃實施進展”的判斷,試點城市的首要規劃目標基本實現,要點任務基本落實。

二是先行先試,積極探索以碳排放峰值目標為導向的創新體系。 已有多項試驗初步提出了碳排放達標峰目標,多項試驗通過公開渠道對外公布。 特別是年1月啟動的第三次國家低碳城市試點,以實現碳排放高峰目標、控制碳排放總量、探索低碳快速發展模式、實踐低碳快速發展路徑為主線、建立低碳快速發展制度、低碳產業體系等為重點,是低碳快速發展的模式

三、采取多種措施,推進綠色低碳循環產業體系的形成。 “十二五”以來,許多試點三產比重增長率高于全國水平,戰術性新興產業增加值或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長率高于gdp增長率,產業結構逐漸向綠色低碳循環方向轉變。

四是創新理念,自主實踐低碳快速發展先進制度。 有些試點先行先試,積極開展低碳快速發展立法工作,出臺《促進低碳快速發展條例》,加強低碳快速發展的法治保障。 部分試點將探索建立碳排放總量控制和區域分解機制,出臺《碳排放達峰行動計劃》,實施固定資產投資項目二氧化碳排放評價制度。 部分試驗大力開展低碳技術和低碳產品認證,促進低碳技術研發和產業化進程,加大低碳技術宣傳力度。部分試驗積極創新氣候投融資機制,設立低碳快速發展或節能減排專項資金,支持碳資產管理、碳質房屋貸款、碳現貨長期產品

五是重視基礎研究,加強低碳快速發展科技支撐。 一些試點設立低碳研究中心、低碳快速發展專家委員會、低碳快速發展促進會、低碳協會等機構,提高低碳快速發展的研究和支持水平。 組織開展形式多樣的低碳快速發展能力建設培訓,建立低碳項目儲備庫等,努力形成低碳快速發展共識,提高低碳管理水平。

并且,我國不斷提高基礎能力,不斷完善溫室氣體排放數據統計與管理體系。 大部分試點地區開展了溫室氣體清單編制工作,部分試點建立了常態化、規范化的清單編制機制,明確、準確地掌握了城市溫室氣體排放的特點。 普及低碳理念,積極倡導低碳綠色生活習性和資費模式,深化低碳示范,探索近零碳排放的快速發展模式。 然后許多人進行探索,統一開展許多類型的低碳試驗。 ”。 李高說。

基于試點期間取得的顯著效果,未來各試點如何推動低碳快速發展帶動區域經濟優質快速發展? 李高成認為,下一步,進一步提升政治立場,引領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國家戰術,將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的重要線索復制到加快構建以高峰目標為導向的綠色低碳循環快速發展的經濟體系和政策體系等方面

(責任:楊秀峰)

標題:“我國已初步形成各個方面多層次低碳試點體系”

地址:http://www.myradiomag.com//myjj/34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