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848字,讀完約5分鐘

2月29日,年度“普利茲克獎”的獎牌上刻著中國建筑師王澍的名字,在最短的時間內,他的作品被媒體逐一檢索,許多人出于好奇去了一個探索。 這幾天來,來自普通人的評議分為兩部分,一種說法是獨創性和中國以前傳下來的建筑風韻的魅力。 另一個為家里的“怪”和“偏”,以及招聘上各種背離的常規所困擾。

堅固、實用、美觀,是建筑的三個基本條件。 “普利茲克獎”的獎牌正面刻有獲獎者的名字,背面刻有這三個字。 在解讀王瓏建筑作品時,最大的疑問是它們的“實用性”性。

窗戶很暗,廊道的不規則性像迷宮一樣

前的雙休日,杭州市民王佩和朋友一起參觀了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回來后,他在網上發微博說“感覺不好”。 “這些建筑物盡量依靠山水,吸收了許多中國民居的建筑法式,但很奇怪,進入了迷宮。 他還舉例說,檐瓦一片蓋著,感覺瓦在搖晃,如果遇到臺風,后果不堪設想。 天橋走廊上,里面的柱子彎了,同學在走廊上追,就不撞了,很奇怪。

王佩的話引起了許多附議。 “最大的問題是不環保,每個窗戶都很小。 學生在白天上課時必須開燈。 燈不夠還看不清楚。 大部分樓房都有這個缺點。 ”。有人說:“在學生課上也容易迷路?!?但是,也有人說窗戶開得小也沒錯。 “因為窗戶變大,冷熱交換率高,空調負荷高,與燈光相比窗戶小,環?!?。

其實,中國美院象山校園自誕生以來一直爭論不休,但在王瓏獲獎之前,這些爭論的聲音僅限于業界。 王瓏也多次談到設計的初衷。 窗戶上的小光暗而刻意,“大家都習慣現代建筑窗戶明亮干凈,但中國以前傳來的建筑光線比現代建筑的光線暗一些,讓我沉思、思考事件?!?王瓏沒有規定學生必須在教室里上課。 他在校園的建設上留下了很多地方。 例如,光線充足的走廊、屋頂、樹下……

不規則的走廊、失去的樓梯,確實讓很多人“舉步維艱”。 王瓏見到一個身體,說:“半個小時前他說要去另一棟樓,半個小時后我回到那里,他還在原地,轉了半個小時?!?/p>

“匠心獨有還是背離常規?王澍實驗建筑引起爭議”

“江南庭園”方便小偷,實驗和理想有差距

王澍曾經在“拍電影”中比喻他的設計建筑。 “所以,有鏡頭劇本”,《布萊希特的戲劇》中說他的設計墻上為什么有破口,“讓我看看外面有磚,里面有混凝土嗎?” 包著看不見,告訴你在演戲”。

但是,住在這樣的建筑物里,也許并不一定是一種樂趣。 就讀象山校園的美院學生,住在水泥坡頂的宿舍里,抱怨說:“4年來,沒收了手機信號?!?王瓏的另一部作品——意味著“建設空中的江南院庭”的高層住宅工程“錢江時代”,常常出人意料地出現在杭州報紙的社會信息版面上。 通過插上堆積、容易攀登的臺階陽臺,本來的意圖是建造立體的庭院,但是對有心的人來說很方便。 據報道,最夸張的一次,小偷從19樓沿著陽臺下到2樓,“撤退”相當輕松。 的初衷是在“錢江時代”復興之前流傳下來的鄰里關系,不料給家里人帶來了麻煩,投訴不斷。

“匠心獨有還是背離常規?王澍實驗建筑引起爭議”

實驗建筑被激活后,進入爆炸期

面對象山校區的爭論,王果在《尋找感覺》中說明了自己的意圖。 “人應該每天都感受到。 這座大樓是個游戲。 如果有游戲精神的話,你會覺得很有趣。 沒有的話,會很煩,所以核心很開心”。 他總結設計的建筑的一個好處是“可能性很大”,我意識到可能是有些人不好用的理由,但他重復了自己的“建筑語法”,說“建筑師和采用者的關系,就像虐待和虐待一樣?!?王智說,他的工作方法與許多事務所不同,他用研究性、實驗性的方法設計建筑。 他希望與歡迎對象山校園的討論能持續很久。

在對王澍抱有“愛”和“恨”的人當中,包括重慶大學建筑系的大學三年級學生小許。 他提醒王澍好幾年了,言語間有初生牛犢的鋒芒。 “現在他獲獎了。 很多人看了他設計房子的照片,說很好。 但我有自己的角度和價值觀,所以還是抱著保守的態度。 ”。 小許告訴記者,他不太喜歡王瓏的“傲慢”。 他從現場來看,象山校園有非常明顯的招聘不便和不合理的細節,“五散房”有工期倉促、設計粗暴、過于形式化的弊端,改造后的寧波美術館達不到王澍宣布的“寧波人民保存老外灘和船運大樓記憶的效果”。

但是,徐先生認為王澍的獲獎畢竟有積極的意義。 “為普通民眾開辟了新的視角。 啊,原來建筑物還是這樣的,不是方形箱子的玻璃窗簾”。 王瓏獲獎后表示:“在我落成的項目上,實驗規模較大,西方很可能需要20年的宣傳規模,在中國幾年就實現了。 我們需要鼓勵越來越多的建筑師開始本土探索,與國際自然對話。 ”。

遠離大眾的實驗建筑經過王澍獲獎的“催促”,可能會進入爆炸期。 “美”和“用”之間的矛盾是未來的設計師們應該思考的。

標題:“匠心獨有還是背離常規?王澍實驗建筑引起爭議”

地址:http://www.myradiomag.com//myjj/34098.html